米杼

写下趣……

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·泰勒给出过一个解释。泰勒的观点是,人类的大脑不是一个决策整体,而是两种同时存在的自我的联合体。这两个自我,其中一个是短视的冲动者;另一个是长远的计划者,长远的计划者的任务,就是管理短视的冲动者,虽然常常不成功。

大脑边缘系统让我们对即时快感反应非常强烈,对未来选择的感受却很微弱。前额皮质虽然能预见到当下快感可能导致未来的痛苦,但却缺乏把未来痛苦变成当下刺激的能力。因此,大部分人就会屈从于短视和冲动。

评论(7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