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杼

写下趣……

两个世界去穿行

文/米杼

云南有蓝天白云,苍山洱海。西安有城墙,钟鼓楼,大雁塔。新疆有喀纳斯。额济纳旗有胡杨林。四川有九寨沟……

我没登上过城墙,钟鼓楼和大雁塔。因为我是西安人,这些元素早已融入骨子里。不好奇。可耳闻未见的一切,让我好奇。

不远千里,跋山涉水,也要去看一看。因为没见过,因为不了解,所以缺,所以贫瘠。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贫。需要脱胎才能换骨。

为了让自己富足,我花了很多时间,精力,情感和金钱。去多看,多听,多闻,多问。就是为了让自己内心脱贫,走向富足。

富了吗?足了吗?世界那么大。从我第一次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走,到现在已经八年了。中国还没走完。西藏还没去,哈尔滨还没去,贵州还没去……八年,又怎样?去了很多地方,又怎样?一切还没开始,似乎只是个开始。

一次次。走出去,归来。走出去,归来。这个被不断重复着,充满新鲜和惊喜的旅行。被重复多次,多次的平方次。次次一样,次次又完全不一样。往后的每一次,都越走越远。都无法重燃最初纯真的喜悦和浓烈的好奇。那像是精心调配的添加了荷尔蒙的玛奇朵和吗格丽特。后来呢?渐渐,习惯。又渐渐,平淡。又又渐渐,略感疲倦。又又又渐渐,甚至厌倦。

旅行从最初的满满好奇,吃喝玩乐,逛景点,拍照片和了解人文。到现在,变成了彻底的休闲。找个被心指引的地方,订个惬意的酒店。白天宅着睡觉,喝茶,放空和听歌。下午出去吃饭,凭心情转转,买点明日所需的水果、食品和泡茶所需的矿泉水。基本如此,每一天。像是去生活 ,去歇息,去休闲。随便像什么都好。就是不能像旅行。美景再美,不重要。看不看,凭心情。完全的凭心情,就是旅行本身。旅行已经变了副模样,渐而面目全非。从向外看,逐渐变成向内看。从一个世界,逐渐走到另一个世界。

去旅行这个不变的动作。从第一次精心打包行李,到第五次认真,第八次简单,第十九次随意……每一次,都在变。形成了一个动态的心路历程。

每一次逛景点,每一次吃美食,每一次住酒店,每一次散步。像打包行李一样。次次都不一样。这种一样中的不一样,不是二维平行的不一样,静态的不一样。它是四维。是世界与世界的不一样。

这种量的积累带来内心感受的不断质变,是另一个世界的旅行。这个摸的着的世界像外境,摸不着的像内境。

总以为行万里路,一直走,会走遍这个世界。直到有一天,灵光乍现,开了大窍。才看到了人生另一个鲜活地存在着又无可触摸的世界。 富裕的生命,不仅要向外求,同时也要向内求。才能圆融,饱满。大概和易经异曲同工。

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演万物。

这两个世界大概像两仪。在两个世界里同时穿行,才会演万物,从而走向富足。

脱胎换骨,拥有一颗富足的心。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马拉松,是一生的修炼。急不来。 却也不能太慢。因为人生并不那么漫。

人生修炼的基本功,落脚点有三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阅人无数。想真正脱贫,至少需要从这三个方面去修炼,哪一个都是无极。都需要同时在两个世界里穿行,去经历,去领悟。在动态与静态的心灵感悟中去渐渐领悟和升华。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此话不虚。

脱胎换骨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

评论(4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