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杼

写下趣……

有缘,总会相见


今天接到一个陌生来电。很客气的“喂,你好。”然后等待对方说话。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一个女孩的声音。

“不知道。”有点懵呐。

“我是CYL。”

我非常诧异,同时兴奋起来。”我好想你啊,你怎么知道我电话。”

然后很激动的聊了起来。

她是我五年前的同事。随着她2011年离开西安便没再见过。渐渐失去联系。

五年,总会想起她。她工作非常认真努力,我相对贪玩,半吊子。她经常帮我。她很善良,很爱笑。当然,最美好的是对我很好。其实至今,我也不能明白为何她对我这么好,只是每次想起她,总伴着温暖,开心。情不自禁,嘴角上扬。

映象最深的一次。她带我去她家玩。那是蓝田的哪座山里,路线有点绕,至今想不起来。从西安到蓝田。又倒了一次小巴。我以为很近了,没想到她带我到一条河边。河水很浅很浅。光在水面上打着滚,很漂亮,也很凉快。我用右手挡住刺眼的光,望向河对岸,那不是岸啊,是一个山坡。坡有点陡。我很疑惑的看着她,她冲我笑着,然后脱下自己的鞋子,挽起了裤子。走进河里。

我脱下布鞋,把它俩绑在包上,挽起裤腿,跟上她。一起摸着石头过河。烈日有点太不见外了,恨不得把脸晒个通红,河里的石头上长着短短可爱的水草,有点滑脚。踩到尖尖的石头会扎的脚疼。走到一半,我都快哭了。她拉着我的手,穿过了这条河。不知她曾经走了多少次,她很熟练。

很艰难的过了河,穿上鞋子。长舒口气。接着爬上山坡。好不容易上去,来到公路边。她说,你等会,我拦辆车。终于,她栏上一辆坐了两个人的面包车。

我很好奇的问,你认识他们吗?她很天真的笑着说,不认识,他们这的人很朴实。

他们家是单层平房,院落旁边有一颗很高很高的树。她从老远就开心的指着那棵树,告诉我,快到家了。

忘记了她父母的模样。映象中很和善很亲切。院子东边是大门和楼梯。房间主要在西边和北边。我们坐在西边房子的大厅,真的是很大很大的厅。头顶是吊风扇,呼呼地转着,飞快,似乎它比我们还怕热,要扇动最快最大的风。风扇下是一张很大的凉席。房间并不讨阳关喜爱,有点暗哑。我们匆忙洗完,喝着她父亲泡的茶,坐在凉席上休息。那种朴实沉静的感觉至今犹存。

也是从那次开始喜欢韭菜鸡蛋饺子的。自家的土鸡蛋,自家种的韭菜。味道真的很香很香,或许是带着某些感情在里面吧。这辈子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饺子。

记得我一个人在楼顶坐了很久。或许当时在想童年的事情吧,总之很舒服,很安详。那时也不懂安详是何物,只觉得在都市里很难。

她家后院是一片地,种着蔬菜。尽头是一个土厕所。后院中间有两颗核桃树。她很调皮的递给我两个核桃。我说,你骗人吧,核桃不是这个颜色。她说剥开里面就是。我傻傻的跟着她剥开那层厚厚的绿皮,很认真。惊喜的看到了核桃,同时,脸色随着手,也变色了。我很嫌弃的看着洗不干净的双手。她却笑得很开心,像一个恶作剧。从那之后,我再也没碰过绿皮核桃,手真的会黑乎乎好久。

她说,知道我没下过河。所以故意选了那个路,带着我体验一次踩着石头过河的感觉。恶作剧一样。我很感谢她,那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踩着石头过河,并且知道脚心会疼,石头会滑。这是她送我的最美的礼物之一。同她可爱的笑容一样美好。

第二天她带我在他们村子里溜达了一圈。后来又溜达了很远很大一圈。我仍记得那里的风景,村落的模样。还有她可爱的笑容,同她一样朴实,温暖。

后来,渐渐的失去了联系。有些人真的走着走着就散了,你也忘了为什么。

随着年岁阅历渐长。开始疏远那些面具漂亮,那些内心不美好,那些现实势力,那些道不同的朋友。可是已经疏远的最初没特别在意的美好朋友,想拉近,却已摸不到他们的手。

无奈只能偶尔想起,念起又细细品位着,怀念着。在心里祝福着。

念念不忘,必有回想吧。

“你怎么有我的电话?”四五年不见的相见恨晚。

她说,LLG给我的。说和LLG也很巧,两年前在公交车上遇见的。最近上班又离得近。得知她最近和我联系上的,就赶快给我打个电话,很想念我。

至于我和LLG的联系,说来也巧了。只能说缘分吧。几年没联系,最近刚联系上的,很亲切。她俩是我在那个公司最好的朋友。

有缘的人,或许怎么都会相见吧。有缘的人,即使走散了也会绕回来。有缘的人,彼此念念不忘。

有缘,走在街上真能遇见。走在人生路上,真能再次遇见。谢谢五年后,我们三个又相遇了。珍惜和感恩!
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5)